易禾

我的背后坐着一个丑陋的女孩
她在讨论着长,宽还有周长
外面的世界睡在黄色光晕里
这是多少人的梦境
而我潜入其中,却拒绝做梦
教室里多了一些陌生人
那个丑陋的
我却熟悉
感冒还没有康复
周围的人都拿起了抽纸,谈论政治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易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