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禾

神医和清洁工

一往无前地走向平庸。

我的水杯
买泡面送的

巴山夜雨涨秋池

饥饿是一种事先的痛苦,而暴饮暴食是事后的苦涩。

孤独,就像四川的蚊子,没有假意,没有真心,无处不在,瘙痒难耐,倏忽而逝,欲罢不能

在第一行,月光饱满如笔里的墨汁

秋风,有味道的光线 庄重且热泪盈眶

第三行一定要有星空和我的干净的本子 拦住冲向月亮的铁轨

将E=mc*2还给政客们

我在异乡时 柿子树们冲出来,举着火柴



还是人间好些

黑白电视机上的雪花那么美

相遇有时,相见恨晚

二十岁

© 易禾 | Powered by LOFTER